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珍惜生命 关爱家庭 >> 正文
心理学视角下的全能神
发布时间:2017-06-26 汉山樵夫  浏览次数:

全能神漫延28年以来,疯狂敛财,暴力传教,骄奢淫逸,企图问鼎……罪恶滔天,罄竹难书。但经过多次打击,仍死灰复燃,成为当今社会毒瘤,发人深思。全能神在特殊的社会背景下出现,并荼毒社会,是有其社会心理学基础的。从心理学角度分析,主要有:

——自我中心论

心理学上的“自我”,是就是自我中心论。实际上,就是回答我是谁的问题。是人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思想和行为的集中表现,实际上通俗地讲,就是“以我为中心”。其对客观事物的感知、揭示、行动,皆以此为基础。这种认识,本来是一个中性概念。但若被邪教利用,就可能成为极端个人主义的受害者。会仇视、报复社会,成为邪教的马前卒。心理学研究揭示,自我概念、自我中心的人,自认为个人对自我是负责任的,他们会在各种场合都忠实地扮演着自我认可的角色,并在多数情况下倾向于以自我为中心行事。这种人格认知,正符合全能神的方式,从“吃喝神话”开始,逐步改变自我。把自我不知不觉间“塑造”成全能神子民。

“5﹒28”山东省招远血案,就具有典型性。自我中心论被全能神的歪理邪说无限放大后,凡非我教众者,都在可杀之列。这就是惨案发生的邪教徒心理学特征。其可怕性,就在于认知错误,把犯罪行为当成全能神的“旨意”。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,却没有半点负罪感。对整个社会来说,都是极其危险的。

——心理闭锁症

心理上,由于种种原因受到不良刺激,就产生了强烈的防范意识。这种意识走进极端,就是心理上的过度防卫心态(主动攻击他人),实际上就是心理闭锁症。它是意识被异化了的特殊毒瘤。是对外来的自我感觉的威胁作出的知觉反应,籍以维持自我的心理平衡。不受挑战,稳定不变,是其心理预期。符合这一取向,就加深其意识;悖离这一取向,就会不惜一切的反抗。

这是一种自觉和不自觉地用以解脱烦恼、减缓恐惧情绪,以恢复情绪和心理平衡的指向性心理选择。因为是防卫自身安全、免于受到伤害,因此称其为心理防范机制。每当自我感觉的威胁或恐惧痛苦时,这种心理就强烈激发,并产生极端、过激行为。

2012年3月4日,发生在陕西西安全能神信徒王涛杀妻案,就具有这一心理学特征。王涛受全能神教义蛊惑,认为其妻被“邪灵”附体,需要消灭肉体才能消灭“邪灵”,再由“圣灵”带来重生。于是就惨无人道地将其妻进行殴打、猛击后,用枕头捂住妻子的面部直至其窒息身亡。随后,王涛又用菜刀向妻子尸体头部、胸部和腹部连砍10余刀。这一切结束后,王涛还希望附在妻子身体上的“邪灵”尽快死去,期待着“神”的来临,能使妻子“死而复生”。这种闭锁心理,其偏执到极端程度,就会产生危害社会的极端恶果。

——心理认知失调

社会心理学认为,当一个人做出一个重要决定,并在该决定上大量投入(时间、精力、牺牲、承诺等等)之后,会导致他们在这些行为以及投入进行合理化的强烈心理需求。他们放弃的越多,努力的越多,想说服自已相信这认知正确性的需求就越强烈。事实上,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对于那些不同意见者,产生强烈的排异甚至报复心理。这种认知失调心理,正是全能神急切地想要寻觅的可以洗脑的对象。

心理认知失调者,一旦成为全能神信徒,就会出现极端的求证心态,干出残害生灵的勾当。河南南阳人赵秀霞,其儿子梁超因小儿麻痹症造成腿部疾病,走路一瘸一拐。为给孩子治病,赵秀霞相信全能神信徒“绝对能治好”的“承诺”,并拿出1万块钱“奉献”给了全能神教会。2011年8月16日开始,赵秀霞将儿子交到全能神信徒手中进行“治疗”。全能神信徒的“治疗”手段就是一天只吃一顿饭,唱经、祷告,加上用木板固定住梁超用砖头压,甚至用人上去踩。天气炎热,伙食不足,加之全能神教徒的轮番折磨,在“治疗”的第三天梁超体力虚脱致死。

——从众心理

管理心理学揭示的这种心理,是产生于压力机制。群体压力,产生于个体行为与群体行为格格不入时。此时个体产生压力,使个体产生孤独感。当个体行为与别人一致时,就会产生没有错的安全感。管理心理学认为,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,个人就会服从群体的行为,即使这意味着这种服从不符合即有的价值观判断,是不道德的行为,也会不加思考而服从之。

在此情况下,周围群体的公认的行为,成了他们如何反应的价值判断的惟一标准。于是,他们就以群体的行为方式,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了。持这种心理的人,实际上已经没有判断力了。2011年12月13日,在吉林省白城市经济开发区一居民楼的楼道内发生一起火灾,居住在该单元的居民郭凤荣、卞静和张秀清3人在—楼楼道间内死亡。这就是一起典型“人云亦云”从众心理导致的悲剧。没有自我判断,在当今社会,看来是极其危险的。受"世界末日"影响,三全能神信徒自焚,殃及无辜,引人深思。

——群体去个性化

这个概念最早是法国心理学家古斯塔夫·勒庞(Gustave·LeBon)在其经典著作《群体心理学》一书中提出来的。通俗地说,就是个性被泯灭在群体意识中。使社会规范对其失去约束力、规范力。从而为个体从事反常行为创造了条件。特别是在身份不明的群体中,更容易失去自我判断力,自我意识消灭。不能自我监控,更容易做出疯狂的事。责任意识丢失,认为参与者人人都如此,压力减少。

危害社会,却没有负罪感。1998年10月30日到11月10日的10几天,全能神邪教组织在河南省南阳市的唐河、社旗县残忍打断人腿、扎伤人脸,有9人受伤,其中2人被割掉右耳朵。这些人没有正常认知,意识全被全能神控制,破坏社会却没有负罪感,成为社会毒瘤。分析心理现象,是为了有的放矢。全能神利用了人们的一些本来不具有社会危害性的中性心理,给他们做了大量的负面诱惑(导),并采取多种措施,强化这种诱导效果。目的当然十分明确。对于那些本来就含有不健康心理的情绪,如妄想一夜暴富、不劳而获等心理。则给于其反复暗示,让它由不健康心理转化为先是模糊化进而引导其向仇视意识转化,形成攻击性。使之成为这些人脑子中的主流意识,从而具有产生危害社会的心理基础。

一是加强社会科学和心理学知识普及和应用。一方面,要加快社会经济发展。同时,要从政策上形成人民群众分享改革、发展成果的政策机制。处理好眼前与长远、个人与集体、宏观与微观、积累与消费等多重利益关系。让人民群众对社会、经济发展“有切身感受”,并自觉融入这一主流意识。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,要切实加强心理疏导。对“现代病”患者做好疏解、咨询服务,使不良心理得到及时疏导;要建立社区心理服务组织,帮助那些城市化后转为市民的群体的心理调适,以保持健康心理。在农村,对留守老人、儿童等弱势重点对象,要加强农村文化、娱乐活动、健康的文化氛围培养;要完善和加强农村医保等社会服务能力建设。不给邪教留下插手农村、荼毒村民的时机。多措并举,不给邪教浑水摸鱼的机会。只要社会服务工作跟上,相信就不会有“邪教机会”。

黄某,男,50岁,5年前加入门徒会(是从全能神分裂出来的一个教派。作者注),因参加邪教聚会活动被拘留过一次,心理咨询师几次上门做工作都不予配合,成了远近闻名的一块“硬骨头”。心理咨询师第一次与他见面时他不予配合,情绪非常激动,甚至将来者拒之门外。后来,心理咨询师通过与其家人交谈了解,得知黄某是个思想古板,性格非常倔强的人,和周围人都搞不好关系,整日不与人交往,就是闷头喂他那几头猪。

心理咨询师连续三次登门,黄某见来人一片诚心,就勉强坐下来交谈。心理咨询师联想起日前给扶贫对象买的两只猪崽生病的事,就向他请教生猪饲养的一些问题。养猪是他的强项,提起这个话题他来了精神,就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养猪理论。通过多次细心、耐心的工作,发掘他的闪光点,并善加引导,三个月的工作,使黄某再次成了当地人瞩目的致富好手。

二是传播科学文化知识,提高人们的科学意识。全能神利用了人们过度反应的恐惧心理(feared state of mind),散布末日论,放大了本不存在的人们对死亡恐怖的挣扎,以及逃避的心理防卫本能。我们应该用科学新知,揭示天体运动规律,使“末日论”无处遁形,使谣言不攻自破。对“吃喝神话”(阅读内部书籍、唱教歌、说神迹等)、“传福音”(拉新人入教)产生警惕性,培养自觉抵制的本能素养。邪教就没有机会,也就没有市场了。

三是加强对核心人的打击和教育。前者实际上还是个正确引导问题。人是社会的人,人在社会实践中,必然要形成很多非正式群体。他们是社会民间组织产生和存在的社会学基础,如果引导得当,这些非正式群体,可以转化为社会发展的正能量。与正式群体形成方向相同的合力。这一点,在反邪教工作中尤其重要。我们应该注意发现那些有群体号召力的非正式群体中的“核心”人物,政府给予关注,开展有益活动时,政府给予支持;对这些团体开展的社会公益活动,大加褒奖。条件成熟时,可以发展为民间协会,共同作好社会管理工作。

四是加强对一般人的教育帮扶。对心理闭锁症患者,要从增强其安全感入手。引导其多做对他人有益的事,以提高认同感;引导其参与社会活动,以增强其存在感,提高社会责任感;引导其多与他人交流,以增强对他人的信任感,提高对安全的认知、认同。对自我中心论者,重在培养其集体主义的感知和认同感。如参与志愿者服务,参加社会职业能力培训等。通过提高其社会生存能力,建立协作劳动观。使之通过融入社会主流,达到脱离邪教之目的。

主要参考文献:

1、秦海生:农机安全心理学。(J)《中国农机监理》2008年第1期~2011年第6期;

2、弗洛尹德:精神分析引论(M)。商务印书馆,1997年2月版。

3、人民网:全能神残害生命10案例。(N)2014年06月03日21:06。

4、任宝峰:“积极关注”技术在教育转化工作中的运用。(N)2016年3月新陕网论文。

(来源:新陕网)

关闭

友情链接

富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   富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承办
地址:陕西省富县正街10号文化大楼8楼 邮编:727500 联系电话:0911-3212897
陕公网安备 61062802000001号   网站标识码:6106280001   陕ICP备12000386号